酷鹿文学 > 短篇女频 > 学习使我暴富 > 022

学习使我暴富 022 (1/1)

    周秀回到席家后, 牛阿姨探头出来,对她说:“秀秀,太太给你买了新衣服, 你去看看。”
    周秀的目光落在沙发上, 几套崭新的衣服随意地摊开放在上面。不用入手摸都知道, 这些衣服的质地,根本不是她刚才趁打折买的运动装可以比的。
    周秀看一眼, 认出了它是班里同学曾经用过的牌子。
    牛阿姨边擦着桌子边说:“说来也怪我,入冬也有一段时间了, 都没有仔细注意过秀秀没有衣服穿。”
    “要不是太太提起, 我都忘了。”
    牛阿姨的目光落在周秀的身上。
    学校统一发了两套冬季校服,周秀这段时间天天都穿着校服,大冷天连件厚点的羽绒服都没有。
    这个年纪的女孩子哪个不是喜欢穿得花枝招展,最讨厌穿校服的?不跟那些有钱人家的大小姐比, 就连她的外甥女也有一柜子的衣服,把自己打扮得鲜活漂亮。
    今天太太疑惑地皱起眉,问起她:“周秀怎么没有衣服穿,不是给了她生活费吗?”
    牛阿姨懵住了。
    直到去了周秀房间才发现她的衣服少得可怜, 偌大的衣柜里就寥寥几身衣服、伶仃地挂着。不仅衣服少,她的个人物品也少。
    这一刻,牛阿姨才福至心灵地领悟了:“这孩子以前苦惯了,花钱不太敢大手大脚。”
    这点小事还不至于让席母放在心上,她随意地说:“你去跟管家支点钱, 给她买衣服。”
    周秀看见这些崭新的衣服的时候,有些愕然。@无限好文,尽在晋江文学城
    “快试试合不合身?”牛阿姨说。
    周秀的目光变得有些复杂, 一时之间不知道该说什么。
    这些衣服昂贵得足够抵上周家一家十几口、几个月的吃穿用度。
    于席母而言是无足轻重,但对于周秀来说却过于沉重,
    周秀一直记着席家以后可能会把她赶出去,收回资助。席母给的生活费,周秀都存着一分没花。
    周秀并不需要这些新衣服,如果需要,她会自己去买。
    她心里隐隐地叹了口气,笑着说:“谢谢牛姨。”
    “也替我多谢席阿姨。”
    周秀思考这样不够有诚意,便特意守在客厅里等待着席母下班回来。
    席母回到家中,没有想到她资助的那个小女孩会在大半夜等她下班,门刚被推开,她的脑袋就从书本上□□。
    席母的目光落在周秀手边,放着一摞厚厚的书,看得出来她很勤奋。
    女孩子感激地说:“衣服我都收到了,很暖和,谢谢阿姨。”
    “不过,阿姨以后不用特意惦记着给我买衣服,这样会非常麻烦您。”
    席母淡淡地嗯了一声,谁有心思惦记给她买衣服。
    她换了身衣服后,出门驱车去美容院做了按摩、美容。
    直到做完了美容,席母才打电话给儿子,冷淡又戏谑地问:“你怎么突然关心起周秀了?”
    “可真是难得。”
    电话那边沉默了许久,才传来一道声音:“不关你的事。”
    ……
    三天后,校运会落下了帷幕,24班拿到了年级的团体总分第二名。
    第一名是温拿班。
    校运会结束后,周秀到办公室,态度诚恳地跟生物老师认错。
    周秀说:“老师,我想进生物竞赛班,参加明年三月份的生物竞赛。”
    生物老师不怪周秀拒绝她,反而高兴得合不拢嘴,她亲眼看着周秀把表格签了、顺便把课时费交了。
    这个学期还剩下一个多月的时间,课时费也不多,周秀淡定地掏出了八百块交给了生物老师。
    生物老师当场给了周秀一些试卷和资料书。
    虽然交钱的时候肉痛,但是抱着这些沉沉的试卷和参考书,周秀的心痛瞬间不翼而飞。
    【我记得上次写数奥测试卷得到了100块奖励对吧?】
    周秀得到了系统肯定的答复:
    【叮——生物竞赛历年试题正确率达80%,可获得200RMB奖励】
    【数学联赛历年试题正确率达80%,可获得300RMB奖励】
    这些试卷全都是能够换钱的东西!
    周秀拿到辅导资料,认真地花时间浏览了一遍。
    周秀平时对生物很感兴趣,加上她每天都到图书馆阅读、查阅资料。开着卷写着生物竞赛试题的时候,并不感到如同数学那般的艰涩。
    也是这个时候,周秀清晰地发现学习的事是环环相扣的。
    她提前预习完了高中阶段的生物内容,打下了基础。平时常泡在图书馆,阅读拓宽她的知识面,此刻,周秀写起生物试卷来如鱼得水。
    但相反的是在数奥方面,周秀的知识体系严重地脱节,竞赛班有许多学生,甚至从小学开始就已经接触数奥,周秀落后了别人很大一截。
    补之前落下的内容,很耗费时间,赶超回来仍需要下很多功夫。
    周秀摊开试卷认真地写了起来,试卷上留下的空白,中午她到图书馆借阅有关的书籍找到了解决方案。
    开卷写试卷的好处是试卷上任何产生能疑惑的地方,周秀都能想尽一切办法解决它。
    【生物竞赛2018年试题正确率达95%,获得200RMB奖励】
    ……
    周三,周秀按照惯例去上数奥竞赛课。
    她上完了上半节课,看了眼时钟,收拾书包准备去上隔壁的生物课,第一次上生物竞赛课没有理由缺席。
    下半节数奥课准备随堂测,试卷周秀可以拿回去再测,不影响课程进度。
    周秀走到班长许浩博的面前,问他要下堂课的测试卷。
    “等会我不参加测试了,请班长给我测试卷,我用课余的时间写。”
    许浩博皱起眉,拧起眉头看着周秀:“周秀你要旷课?”
    他脸上带着一丝探究。
    班长的话音刚落,周围正闭目休憩的学生抬起头,惊讶地看着周秀。
    周秀才来几天,就敢旷课?
    王老师的脾气很古怪,除非特殊原因否则一律不接受缺课。
    而且数学竞赛课一周才一次,连竞赛课都缺还来参加竞赛做什么?
    说句不客气的,但凡一节课不认真听、下次再来可能就跟不上大部队,这样明晃晃敢缺课的全裕德没有几个。而那些人很快就会被王老师清出竞赛班。
    周秀摇头,“我已经和老师请过假了,等会去隔壁班上竞赛课。”
    隔壁班可不就是生物竞赛班?
    许浩博周围的尖子生,看向周秀的目光更加奇怪了。
    生物竞赛和数学竞赛相比,孰轻孰重,根本不需要思考。
    生物竞赛即便获得省一等奖,也只是得到重点学校自主招生的资格,但数学的省赛一等奖,却已经足够报送重点大学。
    数学竞赛班的学生脑子一片嗡,用着复杂的眼神盯着周秀。
    往年不是没有过同时参加过几个竞赛的学生,但往往翻车翻得很厉害。数学竞赛已经足够耗费精力,甚至拖累学业。
    周秀这样……是学得太吃力、自愿放弃退出吗?
    许浩博客气地提醒说:“这次的测试很重要,最好不要缺席。”
    他看着周秀一脸不在意的表情,摇了摇头。
    @无限好文,尽在晋江文学城
    周秀当初在火箭班门口撂下狠话的时候,许浩博还正视了她。
    现在看来也不过尔尔。
    “周秀,你连数学竞赛都可以轻易放弃,有什么资格跟火箭班的学生比?”
    许浩博的话音刚落,周围就响起了一阵隐约的笑声。
    火箭班的学生至今依旧把这句话当成戏言一样地对待,偏偏24班那些学渣还执拗得很,每每碰见都一副理所当然的表情。
    不仅篮球赛针对他们、校运会也抢人风头,火箭班的学生只盼着期末快快来。
    好让这些学渣清醒个痛快。
    这个多媒体大教室聚集着全年级文理科的尖子生,他们对24班和火箭班的恩怨一二事,略有耳闻。
    还以为周秀来了数学竞赛班,会发生一点精彩的事情。
    没想到她安安静静的、低调得很,两周过去了,除了成绩差一点也没有传言中的那么“有趣”。
    没想到——今天、终于等到了。
    @无限好文,尽在晋江文学城
    温拿班的尖子生身体稍稍坐正,甚至掏出了一瓶酸奶,插上吸管,边喝边看戏。
    温拿班的学生拍了拍身边伏在课桌睡觉的人:
    “原哥,醒醒别睡了,好戏来了。”
    文科班的钟司妙听见了动静,放下笔。
    她看着周秀拧起了眉,心里不太赞成周秀这样的行为。不过竞赛班的学生来来往往,走走散散,正常得很。
    她尊重周秀的选择,没有闲工夫管别人的事情。只是忍不住摇了摇头。
    齐雅光双手抱肩,跟周秀说:“好像下周就是月测了。周秀——”
    她拉长了声音,问:“你是混不下去,识趣地退出了吗?这样也好,这里进度太快,对你来说应该很困难。”
    周秀还不知道竞赛班还有月测的事情,她听完后认真地说:“我知道了。”
    不过就算现在知道了,也改变不了周秀要去上生物课的事实。
    交了钱却不去听课,周秀容忍不了这样奢侈的行为。
    “谢谢你的提醒。”
    齐雅光嘁了一声,“谁提醒你了。”
    周秀要真退出了数奥竞赛班,陆灵珊就能进来了。齐雅光知道,陆灵珊对进竞赛班渴望了很久。
    有些人轻轻松松拥有这样的机会偏偏不珍惜,有的人为此付出了很多努力却仍旧达不到。
    周秀根本不配留在数学竞赛班学习。
    她看着周秀果真进了隔壁生物竞赛班,淡声轻嘲起来:“去吧周秀,好好听,认真听——”
    “没什么,放弃也是一种明智的选择。”
    周秀拎着书包,步伐一滞。她转过身来,挑了挑眉,勾起唇轻声问齐雅光:
    “你的脸还没被打肿吗?”
    齐雅光离得远,起初听不懂周秀在说什么,等凑近了听——
    艹。
    齐雅光的脸蓦地一沉,黑了又红,红了又绿。
    于是……吃着瓜子儿,打算看好戏的温拿班学生,看见了齐雅光一脸精彩纷地走回教室。
    她回到自己的位置坐了下来,重重地把保温瓶一摔,气得把试卷一张张撕了,手心用力地揉成一团纸。
    温拿班的男孩子看得目瞪口呆,吐槽了起来:“哦哟,女孩子真可怕。”
    “周秀到底和她说了什么,把人给气成这样。”
    “哈哈,杜飞扬说得没错。他们班秀秀好像挺厉害的。她吃不了亏。”
    上课铃响起,老王监考数学测验。他逡巡了一周,果然发现没有周秀的影子,冷冷地哼了一声。
    他脸上的不高兴非常明显。
    还以为是个认真踏实的学生,没想到竟然也这么飘。数学它哪里不香了,非要去凑生物的热闹。
    他发下了试卷,用着浑厚的声音说:“这次考试低于70分的,奖励一本我新出的试卷集。”
    “寒假收假后,写完交给我。”
    尖子生们忽然菊花一紧,无心再看热闹,人人自危起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