落日西林(H)

落日西林(H)

作者:Artemis 动作: 催更小说 | 我要求书

分类:短篇女频 状态:已完结 更新时间:2020-06-30 10:54:01 人气:1071

落日西林(H)简介:那日光慢慢坠落, 她陷入黑暗,被束缚,被驯服。 那夏日深深印刻, 她迎接月色,被疼惜,被深爱。
落日西林(H)最新章节:落日西林-C.TLAY,伍-Evermore Ⅱ

《落日西林(H)》章节试读

  这里,是我们世世代代生存的城市,却是你们在荧幕上都没有看见过的城市。

  这里,虽然不算美丽,但至少我们都知道生活的意义。

  这里,在梦中宫殿褪尽的废墟之中,而我们会互相支持照应到最后。

  这里,就是鹤山市,没有仙鹤,但有山。

  Ⅰ

  周六,一个美好的夜晚。

  在漆黑的卧室里,荀萝晴坐在床上,静待着那两个男人出现。

  钟表摆动着,一分一秒,不急不慢地过去。

  她不会否认心中的期待,只不过这期待绝对不会大于恐惧。可是,星星之火可以燎原,她不知道未来的哪一天里,这期待就会长成参天大树,拨开恐惧颜色的层层厚云,给她的内心世界带来清澈无云的蓝镜。

  是该想一想接下来要去哪里了。不是想念春天柳树抽出的新芽吗?不是想去感受骑着单车迎着微风环游这座城市的惬意吗?不是准备潜入到公园的花海中去吗?

  生活这么有趣,永远不该沉溺于眼前的昏黑。

  摘下眼镜,视线变得有些模糊了。

  窗外灯火闪烁,却没有一个可以带来足够的温暖。

  门锁还是没有被转动,消失的鬼魂到底什么时候归家呢?

  固执着,耐不住漫漫长夜,要睡着了,都不用数羊。

  清晨一缕阳光照进来,闹钟按时响起,比人都勤快。

  她没有被染指,周日早晨衣衫完好的模样真是一年来的第一次。

  原来,这不是幻境,那两个男人真的没有来。

  但她不会觉得这是那两个男人转性了,因为打开电视就知道为何了。

  傅氏与雷氏合作酒庄正式建成,昨晚庆功宴即是在新酒庄举办。

  她该感谢这桩生意,让她逃过一次蹂躏,但也让她更加清晰地认识到,她现在经历的是一场挥之不去的劫难,那两个人联手铺下天罗地网,困住她,锁紧她。

  换上一件紫色的连衣裙,荀萝晴走到紫藤萝长廊下,要与这花融为一体。

  脸上还挂着笑,心里却是泛起苦涩。

  这花多讨她欢心啊,可偏偏是那两个人种下的。他们亲手种植,要给她旁人都艳羡的深情,却是成了她心间跨不过去的香气。

  那晚,为什么要去?

  那晚,为什么要多话?

  那晚,为什么没有人来救她?

  喔,是安铎硬要求她去的。

  喔,是费鸣挑起话题,引她交谈。

  喔,是池昂岩忙着和安铎做爱,根本没接起她打来的求助电话。

  九个月前,暑假的时候,八月的第二个周六。

  当晚,荀萝晴受池母的邀在池昂岩家吃晚饭。

  池昂岩是同性恋,但他不敢让父母知道,所以他就请荀萝晴帮忙,让她在他可以接受儿子和女生谈恋爱的父母面前,扮演女朋友的角色。

  一开始,池昂岩提出这个想法,荀萝晴是不同意的。两人虽然是好朋友,但她并不觉得这方法是合适的。可是,池昂岩一直恳求她,只是想让池父池母放心而已,绝不会有其他的问题。

  无奈之下,荀萝晴便答应了池昂岩,后来就会时不时被池母邀请去他家吃饭。

  吃过饭后,池母切好了水果,和荀萝晴说着话,越来越满意自己儿子选的女朋友。

  池昂岩坐在一旁,心思都在手机上,安铎在和他聊天。

  安铎告诉池昂岩,他正和他的朋友们在酒吧玩,想要池昂岩也过去。

  池昂岩和安铎从高一下学期开始就一直处于暧昧阶段,虽然觉得这个富家子弟可能不是真心的,但他还是很喜欢安铎。

  所以,现在得到邀请,他很心动,很想去见安铎。

  关上手机,便站起身,“妈,我出去一趟。”

  “这么晚了去哪儿啊?”池母有些责怪地看着他,女朋友可还在家呢,怎么就要这样出去了?

  池昂岩一时语塞,但很快找到借口,“我有个好朋友叫我出去,他刚分手,心情不太好,想找个人聊聊天。”

  荀萝晴安静地坐在一旁,没有点破池昂岩的借口,也猜到了他可能是要去找安铎。

  池母看了一眼荀萝晴,又看向池昂岩,“好吧,那你正好要出去,就顺便送晴晴回家吧。”

  总不能自己走了,还让荀萝晴待着,他自然是笑着答道,“好。”

  走出门,荀萝晴终于放下刚才和池母谈话时一直挂着的笑,“你快去玩吧,我自己回家就可以。”

  “晴晴,一起去吧,安铎刚才还和我说让你也去玩。”

  “我不去了,晚点我还想给我哥打个视频聊聊天。”

  “不会很晚的,走吧,一会儿你不想待了我们就走。”

  “不用照顾我,你和安铎好好玩,我就不去了。”

  “他有一帮朋友在哪儿玩,我自然也要带我的朋友去了。”

  “你可以叫其他人来陪你的,我就不——”

  话也没说完就被他打断,他和声和气地说着,荀萝晴便被他连哄带推地就去了那酒吧。

  安铎所在的酒吧是本市最大的酒吧,老板是个不好惹的主,黑白道背景都有。这酒吧从开业以来生意一直都很好,得益于里边各种服务都有,是个绝对的鱼龙混杂的地方。

  平常,荀萝晴是绝对不会来的。但是,池昂岩此刻还拽着她,便直接不给她走人的机会,带她进去了。

  乱哄哄的人群,闪烁不停的灯光,周围一切都变得嘈杂起来。

  荀萝晴花了几秒才适应了,然后就被池昂岩拉着直接上了二楼,拐进一个二楼位置最好的包间,正是VIP包间。

  推门而入,晃眼的灯光和音量超大的音乐依旧,这迷乱的环境真是让荀萝晴心生退意。

  里侧沙发上坐着四个男生,还有两个女生,围着茶几。

  安铎坐在最外侧,他左手边坐着费鸣,正对面是雷禹呈,斜对面是傅奕霖。

  那两个女生一个坐在安铎左手边的男生左边,另一个坐在安铎斜对面的男生的右边。

  茶几上摆满了酒、果盘,还有几包白色的粉末。

  那群人嬉笑着,正是不知道黑白差别有多大的年纪。

  安铎先站了起来,迎上池昂岩,又和跟在池昂岩身后的荀萝晴点个头算是打了招呼。

  傅奕霖先抬眼瞧着进来的池昂岩和荀萝晴,目光定在荀萝晴身上,三秒后便不怀好意地笑了起来。

  雷禹呈瞥见傅奕霖的笑,顺他的目光直接看向荀萝晴,顿时也笑了起来,然后拿起酒杯去碰傅奕霖的酒杯,边瞟着荀萝晴边低声和他说着话。

  费鸣倒是没去看进来的人,忙着和那两个女生调着情,逗得那两个女生娇羞地乱颤着。

  安铎坐回刚才的位置,池昂岩走过去,和其他三个男生简单点头打过招呼,便坐到安铎右边。

  原来他们都认识,荀萝晴顿时心里的感觉有些怪异。

  “晴晴,你坐这儿。”池昂岩看荀萝晴还站着,便扭头看她说着。

  荀萝晴点头,便坐在池昂岩的右手边,但已经想好再过五分钟就走。

  此时,费鸣推了一下身旁的女生,“去把音乐关了。”等着那女生关了音乐,他又边拿着酒边站了起来,“反正也是无聊,不如玩个游戏,玩不玩?”

  那几个人都没有拒绝,拿出手机响应着。

  荀萝晴不感兴趣,根本就没拿出手机,已经准备好要走了。

  但是,傅奕霖却直直地看向荀萝晴,“一起吧。”

  不是邀请,更像是要求。荀萝晴只想拒绝,冷眼看着他。

  可是,池昂岩却开口,“晴晴,我把你拉进来了。”

  这游戏房间退不出去,所以荀萝晴只好沉着脸和他们一起开始游戏。

  类似于真心话大冒险,但是一轮之后,安铎就不玩了,拉着池昂岩去了厕所。

  荀萝晴本打算起身离开,但费鸣却突然看向她,“我总觉得你很面熟,你是不是认识林许辉?”

  她自然是认识的,是她哥哥的好朋友,“对。”

  听到这一个字,费鸣立刻笑了出来,凑近她,挪到安铎刚才的位置,带着得意,“这就对了,我这记性还挺好的。”

  荀萝晴表情缓和一些,“你也认识他吗?”

  费鸣点点头,“林许辉是我哥,同母异父的哥哥。”

  荀萝晴这次了然了,原来是这关系。

  这时,雷禹呈重新倒了一杯酒,推到荀萝晴面前,“既然都认识,不如一起喝一杯?”

  荀萝晴看向他,表情又冷起来,“不好意思,我酒精过敏。”

  雷禹呈笑了出来,倒不觉得荀萝晴惹怒了他,只是觉得荀萝晴真是比他想得还要好玩。

  旁边的傅奕霖浅笑着,微站起身,拿起被放在荀萝晴面前的酒,“既然如此,我来替荀小姐喝了。荀小姐,你可要好好谢谢我的。”

  也不等荀萝晴说话,那杯酒便下了傅奕霖的肚。

  荀萝晴微微眯起眼,打量着这两个人,觉得他们的行为越发怪异。

  而费鸣看着这一切,心下有些疑惑,但还没有太确定自己的想法。

  气氛有些尴尬,傅奕霖和雷禹呈都挂着一副意味深长的笑容,荀萝晴则是冷着脸抿着嘴。

  恰时,安铎和池昂岩走了进来,“我要出去转悠转悠,先走了。”

  池昂岩自然是要和安铎一起的,那荀萝晴更是不想留在这里了,便也起身,快步走到池昂岩面前,“我先走了。”

  傅奕霖和雷禹呈自然是不允许到嘴边的食物飞走,刚才两个人之间的不相让可不是闹着玩的。

  于是,费鸣搂着那两个女生走在最后,安铎和池昂岩走在最前边,傅奕霖和雷禹呈则是跟着荀萝晴。

  从不远不近的距离慢慢缩小,最后,在安铎和池昂岩躲进街边的树丛中后,傅奕霖和雷禹呈便一边一个走到荀萝晴身边。

  荀萝晴觉得别扭,也感到危险,想加快速度。

  可是,傅奕霖直接搂住她,在她耳边呼着气轻轻说着,“别跑,怕什么。”

  荀萝晴转头去看他,一副让她恶心的模样,便立刻甩开他的搂抱,但刚出一只虎的口又入另一只虎的巢,雷禹呈从左面搂住了荀萝晴。

  真是疯了,什么发癫的人。

  荀萝晴知道这两人不是闹着玩的,因为他们脸上的表情已经是欲求不满了。所以,她没有犹豫,用力甩开他们俩的禁锢,往前跑去。

  已经被甩到老远的费鸣,醉眼朦胧,但也彻底证实了自己刚才的猜想,傅奕霖和雷禹呈这是要一起上了荀萝晴。既然如此,他就不必考虑这两人了,搂着自己身边的这两个女生,拦下出租车回酒店逍遥去。

  内心慌乱不已,想去叫池昂岩,但他却被安铎压在暗处,肆意吻着。

  周围的行人不多,荀萝晴不敢轻易喊救命。

  荀萝晴只回头看了一眼,那两人还在穷追不舍,看起来是誓要追到她。

  傅奕霖和雷禹呈也欣然陪她玩着猫捉老鼠的游戏,只不过喝了酒又吸了粉,脚步有些晃,但也绝对可以逮住这如飞鸟一般的荀萝晴。

  荀萝晴用尽全身力气往前跑着,余光中都是如风的街景,有些迷人,但她绝不会停下来,她真的不敢想象被逮住后的后果。

  十字路口,还差三秒就要绿灯变红灯,荀萝晴没有停下,奋力往前去。

  她想着,或许这红绿灯可以截住那两个人,但却低估了自己的魅力,自然是让那两个人停不下脚步。

  大口地喘着,尽可能多地呼吸着,双腿也发软,她实在跑不动了,便躲到了街边的公交车牌后,祈祷着这两人别发现自己。

  偷偷去瞄,这两人已经往南边去了,她便又跑到十字路口的非机动车等待区。

  慌乱中,看着红绿灯的闪烁和十字路口的迷惘,她拿出手机还是给池昂岩打了电话,想让他来救她,但池昂岩却迟迟不接。就在第二遍打过去还不到十秒时,傅奕霖已经从她身后突然冒出来,直接抢走了手机,按断拨号。

  她害怕得后退着,却正好落入雷禹呈的怀中。

  她又想挣脱出来,但她如何就凭自己抵抗撒旦般的恶魔呢?

  于是,她被傅奕霖从后颈处敲晕,失去了意识。

  再醒来时,正处于一个酒店里陌生的房间,而她正被傅奕霖和雷禹呈撕扯着衣服。

  她想去反抗,但却浑身无力,意识也迟钝着。

  身体奇怪地反应着,她竟有些渴望接下来的事情。

  嘴唇被傅奕霖吸吮着,右乳也被他握在手中。

  雷禹呈则含住她的左乳,又去抚摸她的私处。

  逐渐地,她开始动情,流出一些液体,伴着傅奕霖一根手指的进入。

  快速搅动,总要带来刺激。

  雷禹呈狠狠地亲她,引她发出闷哼声。

  傅奕霖有些控制不住,撤出三根手指,随即将自己的肉茎推了进去,够紧够热。

  她疼得皱起眉,却还是无法推开压着自己的两座野兽。

  雷禹呈用左手捏着她的乳,又用右手牵着她的右手去抚慰自己的肉茎,脑海里想着,或许,塞进她的嘴也是可以的。

  傅奕霖用着力,一次一次,一下一下,终是操开了她的小穴。

  她高潮着,让傅奕霖更加留恋,但也没守住精关,射到了她的深处。

  雷禹呈知道傅奕霖已经射了,但自己还煎熬着,于是在傅奕霖又插了几下后,便推开他,扶住自己的肉茎进入了她。

  雷禹呈摸着她的小腹,不禁在心里感叹她真是个尤物,被傅奕霖操了,里边还是很紧致,让他刚进来就想射了。

  又是一场征伐,她不想受着也得受。

  雷禹呈不像傅奕霖那么猛烈,反而是不断研磨着,引她想主动承欢。

  下一秒,傅奕霖已经掰开她的嘴,将自己还硬着的肉茎塞了进去。

  她被迫张着嘴,含着他的器物,任他把持着速度进进出出,偶尔用牙齿不小心触碰到,更是让他一激。

  下边酸酸麻麻的,又泄了两次,从她体内流出来的液体都把床单打湿了。

  一阵冲刺,雷禹呈射进了她的深处,喉结随之都舒服地滑动着。

  这夜刚开始,该慢慢玩。

  一人一次自然是不够的,总得尽可能多开发这位尤物了。

  于是,傅奕霖还操着她的嘴的时候,雷禹呈便探向了她的后庭。

  用手指套着避孕套慢慢进入,然后就放肆地深入浅出。

  第一次做这样的事情,雷禹呈觉得差不多了,便刺了进去。

  她的泪因为疼痛又流了出来,真是难熬。

  傅奕霖这才瞧见雷禹呈的动作,笑了笑,“正好。”

  于是,傅奕霖把她扶起来,又进入她的小穴,而雷禹呈则是进攻着后庭。

  而后便是仿佛无止尽的欲望释放环节,傅奕霖和雷禹呈便是奋力开拓着,前前后后,来来回回,好不快活。

  屋顶的灯光亮晃晃的,照着床上放纵的三人。

  待那两人都彻底停下动作,她已经晕了过去。

  全程的记忆都是那浮出海面时的虚无的白光,让她无法探测从此以后的生活。

酷鹿文学温馨提示
抵制不良作品,拒绝浏览盗贴;注意自我判断,请勿模仿主角;适度阅读益脑,沉迷网络伤身;合理安排时间,享受健康阅读。
①如果您发现落日西林(H)最新章节,而本站又没有更新,请提醒我们,我们会立即处理。
②我们不保证《落日西林(H)》小说文字完整无错,但我们会尽力纠错,努力打造最好的《落日西林(H)》无弹窗小说网。
③ 如果您发现本书《落日西林(H)》错误章节,请及时告诉我们,您的热心是对网站最大的支持。